【World News】馬耳他騎士團危機現突破發展,團長與教宗會面後辭職

W_Malta-crisis

馬耳他騎士團團長菲廷(左二)與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見面。

(圖片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

刊登日期: 2017. 01. 25

      馬耳他主權騎士團與教廷經歷過去一個月的紛爭後,該團發言人確認其團長已經請辭。據《路透社》一月廿四日報道,騎士團發言人表示,團長瑪竇.菲廷(Matthew Festing)與教宗方濟各當天會面後,同意卸下團長一職。發言人說:「教宗請他辭職,而他同意了。」此外,下一步將會由政務議會走程序通過這次極不尋常的請辭。團長一職通常是終身制的。騎士團將會由第二把手的事務大臣管理,直到選出新團長為止。

       騎士團是在十一世紀創立,他們所宣稱「主權」的基礎,是在於它是一個「國際法的主體」,儘管它沒有領土,但就能夠發行郵票及護照,並且與一百零六個國家維持外交關係,甚至在聯合國擁有觀察員的地位。教廷與馬耳他騎士團有著緊密的聯繫,並且在世界人道救援工作中有強大的臨在。騎士團積極參與教會內的慈善工作,包括在聖伯多祿廣場為朝聖者提供醫療援助。

       它也是一個修會團體,正如其憲章強調,是「為信仰及聖伯多祿服務」。它的成員有部分作出了貧窮、貞潔及服從的聖願,而其他在俗成員只是作出承諾。儘管按世界的標準來看,教廷與馬耳他主權騎士團都是細小的,而他們的新聞公報一般都是措辭溫和的,但是兩者之間早前陷入一場「國際危機」。

       事件始於十二月六日。英格蘭裔的騎士團團長菲廷當時傳召德國裔秘書長亞爾碧茨.梵保耶拉格(Albrecht von Boeselager),以要求他辭職。秘書長梵保耶拉格是負責組織的內部及外交事務。菲廷斥責梵保耶拉格,在二零零五年當他擔任醫務大臣負責騎士團的人道援助工作期間,騎士團曾向數以十萬的非洲愛滋病患者派發避孕套。梵保耶拉格回應說,這宗事件已經在當時迅速獲得解決,並拒絕辭職。

        不過,團長拒絕退讓。鑑於菲廷認為梵保耶拉格拒絕辭職,違反了他作為在俗成員所要遵守的服從承諾,因此解除他的職務,並堅持這是「教廷的意願」。教宗派駐騎士團的代表雷門.布爾克(Raymond Burke)樞機當時也在場,但沒發一言,因此被視為同意這個過程。

       不過,從梵蒂岡的觀點來看,這宗事件令人感到震驚。事件就更加惹人猜測的是,它發生在梵保耶拉格的親兄弟喬治(Georg)被委任進入「宗教事務局」董事局不足十日之前,教宗認為這所稱為梵蒂岡銀行的教會金融機構,與投機金融世界有太過密切的聯繫。據美國媒體《全國天主教記事》一月七日報道,喬治十二月十五日獲任命成為梵蒂岡銀行三位新成員之一,是教廷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所決定,他據悉與梵保耶拉格是好友。帕羅林樞機不願回應有關梵保耶拉格撤職與教廷成立調查委員會的連串提問,並在二日表示,這些追問並不恰當。

       在道德議題上,布爾克樞機一直是眾所周知反對教宗的人,不過,他在這宗事件所扮演的角色就難以分辨清楚,而梵保耶拉格認為,他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派」觀點而遭解除職務。在這個背景之下,值得注意的是,在二零零八年,馬耳他騎士團曾捲入一宗陰謀,是涉及阿根廷教會的極端保守團體及基什內爾政府。騎士團企圖撤換當時的貝戈格利奧(Bergoglio,現任教宗方濟各)樞機作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總主教的職務。

       由於懷疑有一股力量暗中顛覆教宗,教廷已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以了解事件。不過,團長聲稱,秘書長的辭職是「體制的內部事務」。這個委員會是由教宗親自委任,但菲廷卻拒絕接受它的職能,根據梵蒂岡,教宗「從未提及解除」騎士團任何人的職務。據《全國天主教記事》指出,事實上,除了前宗座額我略大學校長的耶穌會詹弗蘭科.吉蘭達(Gianfranco Ghirlanda)神父,其餘委員都是騎士團成員,且大部份都與梵保耶拉格在同一陣線。

       繼續憑藉騎士團所擁有的主權,團長於一月十四日甚至進一步,以「利益衝突」為理由抨擊這個由教宗委任的委員會多名成員的誠信。教廷兩天後對這種批評作出激烈的回應,「根據它擁有的文件」,駁斥「任何企圖詆譭這個小組成員及他們工作的人士」。

       這宗事件除了令人尷尬,捐款人亦已開始提出質疑,尤其是在一月三十日「世界痲瘋日」前夕,這是騎士團的主要籌款活動。梵蒂岡在最新發表的聲明中,小心地區分「騎士團現時中央辦事處」與它的成員及義工,指後者「對服務窮人、病人及最弱小者作出卓越的工作」,並且獲得教宗的讚揚及支持。

       這是一種方式,顯示教宗會制裁前者而不會影響騎士團的其他人士。例如,他可以解除某些領袖他們作出的聖願,並委任一名「特別專員」負責純宗教事務。這可以提供一種途徑,撤走布爾克樞機,並迫使團長辭職。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Knights of Malta in crisi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