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修會會士塑造亞洲教會

F_Asian-Church-Religious菲律賓馬尼拉的男女修道人出席慶祝活動。

撰文:博尼法西奧.泰戈。

       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九月初在德國弗萊辛一個修會會士的聚會上強調,「天主召叫帶來和平與慈悲」為今天的世界是「緊迫和重要的」。

      致力和平和播種憐憫是給所有基督徒的召叫,尤其是對那些已經離開舒適的家園,「把福音的光,以及教會的團結帶到天涯海角」的人們。帕羅林樞機指的是遍佈世界、將福音帶給所有人的男女修會團體。

      樞機的訊息反映了教宗方濟各的觀點──通過宗座信函、書籍和講道──它們都是為每位修道者,尤其是在亞洲的,帶來生命和使命的徹底影響。我們知道,男女修道者在塑造教會上有獨特的作用,但為什麼特別強調亞洲教會呢?

      聖言會前總會長安東尼奧·佩尼亞神父(Antonio Pernia)說,在千禧年開始,天主教會的「重心」已從「環球北方」轉移到「環球南方」,指的是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

       在一九零零年,只有百分之十五的天主教人口生活在南半球,但二千年數字達到六成七,或十一億天主教徒中的三分之二。到二零五零年,南半球的天主教人口預計將達到七成五。亞洲的文化和宗教雖然非常豐富,卻受到影響大部分人的廣泛貧窮問題所挑戰。

       亞洲也是有大量極權和獨裁政府的地域,植根於亞洲父權社會,並融入在文化和宗教的潛意識中。這種現象給現實中的暴力共存於亞洲人民喜愛和諧及和平的特點得以合理化。

      正是在這個歷史和社會的背景下,教宗方濟各對新的天主教會願景由此而生。亦是在這片相同的「土壤」,修會會士受培育去協助塑造亞洲教會。然而,可以幫助亞洲的男女修會會士影響和塑造一個更慈悲的教會有很多因素。

      首先,在歷史經驗上,貧窮常常是「永恆源頭」的一部分,時常給窮人優先選擇宣講福音的喜樂。

      不只這樣,修會人士接納貧窮教會作為他們教會身分的一部分,將從貧窮人的角度傳福音,在同樣的背景下創建一個亞洲人的教會。

     第二,從窮人有利方面,亞洲的會士更容易在教宗方濟各所說的話中找到歸宿:「教會選擇窮人主要是神學的類別,而不是一種文化、社會學、政治或哲學的類別。」

     教宗在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中寫有關「教會在現代世界福傳的主要任務」:「天主把祂首個的『憐憫』顯示給窮人……這就是為什麼我想要一個窮人和為窮人的教會的原因。他們有很多東西教給我們。他們不僅分享信仰的意識,還在他們的困難時分享基督的苦難。我們需要讓自己接受他們福傳」。

     他補充說:「新福傳是一個邀請去承認拯救的力量就在他們的生活中工作,並把它們放在教會的朝聖者方式的中心」。天主教的修道人已在歷史上和傳統上跟隨福音達到徹底極至。

      聖方濟各.亞西西是一個模範,他通過擁抱貧窮的方式來跟隨基督,恢復了基督徒信仰,不論是在創造性、美麗還是簡約上的真實面貌。

     現今的修女和最近冊封的聖人德蘭修女,奉獻她的生命和使命給最少的、最後的和丟失的,是教會真正本質的另一名見證人,不僅對印度的社會,更是對天主所有的兒女,不分膚色、文化和宗教。

     正是這類修道男女,像聖方濟各和加爾各答的聖德蘭修女,真正塑造未來真正的亞洲教會。

     以教宗的願景,亞洲的修道者有「合適的土壤」來滋養新教會的建造,天主的慈愛將成為教會自己特有的標示。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Religious men and women to shape Asian Church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