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神父選擇與受苦者一起,體會天主降生成人之因

F_Korean-priest-anniversary

        羅升球神父(中)為被雙龍汽車公司無理遣散的工人在首爾舉行街頭彌撒。(圖片來源:羅神父Facebook)

刊登日期: 2017. 01. 09

南韓首爾總教區羅升球神父在其晉鐸廿五周年前夕,

加入世越號船難家屬在光化門廣場進行中的絕食行動

 

          四一六世越號家屬協會」的家長去年八月十七日開始無限期絕食,以敦促當局調查構成船難的真正原因。羅神父於八月廿二日加入他們的行列。

        行動於九月廿五日結束,羅神父事後分享說,那十五天絕食期間的默想,比任何的晉鐸銀慶禮物來得珍貴。他感嘆說:「我們信奉耶穌基督,但我們似乎並不信祂的教導。」這讓他再次思考信仰的根本。

        羅神父在一九九一年八月廿三日晉鐸。南韓文正鉉神父一九八九年探訪北韓,深深影響了當時還是修生的羅神父,他對天亞社說,這讓他開始思考「南北韓分裂為我們帶來什麼影響」,並意識到「統一是所有問題的核心」。羅神父在廿五年的鐸職生涯裡,不論是出任堂區神父,還是首爾天主教大專聯會神師,他都是「正義具現司祭團」的活躍和重要成員。教會致力推動兩韓統一和要求廢除《國家安全法》的同時,社會出現更多的問題,把羅神父捲入一場接一場的抗爭。

        他說:「這些事讓我們保持活力和活動。但事情不應該這樣。這不是我們盼望的統一、和平、正義。我們不斷地面對社會衝突,那時,我們不過是在反對和克服。」羅神父與受苦者一同生活,是在二零零九年開始。那一年,首爾龍山區居民反對一項都市重建計劃,導致警民衝突釀成五位被迫遷者和一名警察死亡。羅神父說:「去世者是居民的至親。死亡極之靠近,而我們看著,恐怕居民中間再有人會死去。」

        正義具現司祭團零九年二月十五日舉行全國會議。會後他們由明洞遊行至龍山,在那兒架起帳篷。接下來的半年,神父們與被迫遷戶在街上一起生活。羅神父回憶說:「為我們來說重要的,是生命。當時生命備受威脅。」

       那次經驗讓他意識到:「我們要做的,不只是告訴別人這些人的痛苦,更要與他們在一起。」他學習到:「我們不是要成為替他們解決問題的強大勢力,不是要控制和左右所有事情,而是要跟他們走在一起,成為他們最堅實的力量,並要避免他們之間再有人命的損失。」

       他深切地體會到天主為何降生成人。羅神父說:「我感受到的不是天主在天上眨眼間就完成的救恩,而是天主降臨人間。因此,遇上困苦的人時,我們應做的,不是把那人推上高位,而要走入基層。」

       類似的慘劇在不斷重演,同年有雙龍汽車工潮,至二零一四年發生世越號船難,以及去年的教友農夫白南基在示威期間被警察的水炮近距離射擊頭部而倒地,昏迷三百多日後離世。羅升球神父重覆地說:「我們力圖避免更多的死亡。」

       他向主教表達意願,一三年開始在貧窮家庭社區生活。羅神父現在服務的堂區,是首爾教區貧民司牧委員會管理的堂區之一。這讓他能繼續對社會的參與。在南韓天主教人口自八十年代不斷增長,尤其在首爾,升幅最大。教會要發展更多堂區,這意味需要土地和金錢。

       羅神父觀察到,過去三十年間,許多堂區在這處境下,能出錢出力的富裕教友的意見,比起貧窮教友,逐漸變得更具影響力。而他們又大都是慣於安穩生活的「中產人士」。羅神父說:「當我們要求新事物時,他們認為我們在製造亂局。」

       他說:「他們會問活躍於社會行動的神父,『為什麼講政治?你是共產黨嗎?』」他解釋,南韓傳媒大都標籤社運分子為共產主義者,一般教友都受此影響。漸漸地,神父們感洩氣而減少在堂區講論社會正義,同時一股對社會問題漠不關心的氣氛在教會裡蔓延。羅神父說:「服務一般堂區的神父大概都不能走出來(參與社會抗爭了)。」

       面對當前由「崔順實門」干政醜聞而起的政治危機,羅升球神父期盼的,不僅是政治領袖的更替,也不單純是有一位更稱職的新總統,而是「比現在稍為更好一點的世界,跟天國稍為更接近的國家,正如世越號船難家屬所說,更安全的大韓民國。」

      他續說:「就如想起和談起白南基老師時說的,國家應該是保護、照顧和愛惜人民的。不應像對雙龍汽車或其他勞工般,被人任意驅逐、欺負和鄙視,我們要成為勞工備受尊敬的國家,要成為不論是被稱為性少眾者、學生或無權無勢的人,都能因著被珍重而獲得應有的幫助,並與所有人共享人性的國家。」

      「若我們要能一步一步走向這樣的一個世界,」羅神父說,比起誰來當新總統,更重要的是「所有過程都能透過討論、對話和愛心的分享來推行。又正如現況所見,我們要實現的制度,不應再是由某一個人,或某一勢力集團所操控的制度。」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The Korean priest who chooses to stay among the sufferi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