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講者認為中梵關係應「正名」以澄清教會本質

有關中梵關係研討會現場。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五月十八日舉辦有關中梵關係的研討會,有講者認為,「中梵關係」應正名為「中國與天主教的關係」。

  名為「中梵新領導下中國教會的出路與機遇」研討會,由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及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田英傑(Sergio Ticozzi)神父擔任講者,逾七十人參與。

  陳樞機在席上表示,這研討會的題目應該是一條問題,「我的結論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我絕對不敢肯定說現在有一條出路」。

  他解釋,改善關係需要彼此釋出善意,他「絕對不懷疑」教宗的誠意,因為方濟各是個開放、良善的人,「他肯定愛中國」;但對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有同樣的善意,「這很難說,而且很懷疑」。

  陳樞機指出,自己原先對習近平抱有頗大的希望,「因為他很認真改革自己的黨」,不過習在南方的講話卻很保守,顯示「他不會開放些許民主的道路」,致使「我們未必能樂觀」。

  據《開放雜誌》報道,習近平於一二年底在廣東深圳等地考察時,在內部講話中提出要吸收蘇聯崩潰的教訓,認為蘇聯崩潰乃源於很多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的改革。

  陳樞機說,最近內地又出了國家安全藍皮書指宗教危害國家社會主義安全,還有拆聖堂、十字架和禁止基督教家庭教會聚會等事情,不過「最嚴重的」是天主教成都教區選主教一事。

  他指出,本來地下教會有幾位主教需要祝聖,但基於中梵現在「停戰」,梵方為表尊重,忍著不行動,但中方又來一個選舉主教。大家不知道中方有否跟教廷商量過,人選是否可以接受。若有,教廷需講出來讓大家知道,若不是,很明顯中方是「迫教廷接受」他的人選。這些事情應是在對話之後才決定,「單方面的決定是完全不尊重」。

  他續說,最近不獲政府認可的「地下教會」領袖范忠良主教逝世,喪禮既隆重而又順利完成,種種跡象好像又給予大家希望,「在悲觀與樂觀之間,有出路沒出路,是否有機遇?在衡量所有資料後」,他是傾向悲觀多一點點。

  陳樞機表示,僅僅靠教宗的善意和國務卿的談判本事,未必可以打破現在的局面。他強調:「妥協有時是需要的,但不能違反真理,不能為了目前的好處去違反信仰的基本道理」。

  在講題「我們對於中梵關係的預期建在磐石上抑或沙土上?」裡,田英傑神父認為,中國與天主教會需要建立一個談判的渠道去交談,但不需要急忙談建交的問題。

  他說,中梵雙方缺乏互信、梵蒂岡需要澄清其性質、教會要解釋權威及職務的概念與傳遞,及對真「自主」的瞭解。而且中國教會有很多困難與問題需要解釋,從而解決。

  他引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說,政府與教會在各自的領域是獨立自主的機構。因此,建立關係,不單是兩國之間外交關係,由外交官員負責,也是教會與教會之間關係,應該包括教會領導之間的交談,所以「要『正名』:『中梵關係』改正『中國與天主教〔聖座〕的關係』」。

  這位宗座外方傳教會士指出,神權來自耶穌基督,不是人能賦予,「神職人員可以選舉主教候選人,但他的神權應該是藉教宗任命傳給他的。主教神父是司祭、先知、牧者,不是人民代表或國家官員」。

  他又說,北京當局與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全國家的教會』」,但按照天主教法典,地方教會是指每個教區。不過他不諱言,這些重點,「中國官員很難瞭解和認同」。

  他表示,若只注意人的言行,確實很難令人樂觀,「我們的預期和希望就是建在沙土上的」,但若相信天主的恩寵,預期就是建在磐石上。

  在研討會裡,陳樞機除了關心大陸的宗教自由,也表達對香港現況的關注。他說:「香港跟大陸是分不開的,而且宗教自由跟公民自由也是分不開的」。

  他指出,香港教會的辦學權已被搶去,宗教自由不能再被侵犯,「所以我們要爭取真正的公民自由,有民選基礎的政府,這樣才能保證我們能維持真正的宗教自由」。

  他強調,不要以為宗教自由在香港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一國兩制」已不是理所當然的了。他呼籲教友支持於六月廿二日由「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主辦的投票日,向中央及香港政府表達要求真正普選的訴求。

  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二零零七年寫給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將每年五月廿四日聖母進教之佑瞻禮,訂作「為在中國之教會祈禱日」。這次研討會是「祈禱日」活動系列之一,當天活動還包括彌撒和中國教會展覽。

【完】

相關文章:

成都選出候任主教,新教宗上任以來首次主教選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