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世界和平日文告 良好的政治為和平服務

1 「願這一家平安!」
耶穌派遣門徒出外傳福音時,叮嚀他們:「不論進了那一家,先說:願這一家平安!那裡如有和平之子,你們的和平就要停留在他身上;否則,仍歸於你們。」(路十5~6)
給人帶來平安,是基督門徒傳福音最重要的一點。凡身處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的悲劇、暴力中而渴望和平的人,不分男女,這平安都要賜給他們。 1耶穌所說的「家」是指每一個家庭、社區、國家、各大洲,指的是歷史上各種形式的「家」。最重要的是指每一個人――不分貴賤、一視同仁。但它也是指我們「共同的家園」:是天主將我們安置其中的這個世界,要我們關愛並滋養的這世界。
所以,值此新年伊始,讓我以這句話來向大家致候:「願這一家平安!」

2 良好政治的挑戰
和平正像是詩人夏爾沛吉(Charles Péguy)所讚美的希望。2和平就像一朵細緻的花朵,在暴力的石頭地上奮力開花。我們都知道,貪圖權力,以至於不擇手段,就會導致暴虐和不義。政治是建立人類團體和組織必要的手法,但若不把從事政治視為為服務整個社會的一種形式,那就會成為壓迫人、把人邊緣化,甚至使人毀滅的一種手段了。
耶穌告訴我們:「誰若想做第一個,他就得做眾人中最末的一個,並要做眾人的僕役。」(谷九35)引用聖教宗保祿六世的話:「凡認真從事政治工作的人──在不同的層次上,無論是地方性的、區域性的、國家性的或世界性的,──他就是肯定,每一個人的責任是去認知自由的現實性和價值觀是為城市、為國家乃至為全人類謀取福利。」3
因此,政治職位和政治責任持續不斷地挑戰那些受召為國家服務的人,要他們盡一切可能來保護那地方的居民,並創造條件,以走向有價值及公義的未來。從政者若能對生命、自由和人的尊嚴有基本的尊重,從事政治的確能成為一種特別
傑出的愛德形式。

3 愛德及人類道德:
政治為人權及和平服務的基礎教宗本篤十六世曾說:「每一位基督徒都應按各自的使命及在社會上的影響力,來實踐愛德。如果為公益所作的努力有愛德來推動,則比那純基於世俗和政治考慮而付出的努力更有價值。
人們在世的行動,若由愛德啟發並支持,能幫助建設天主的普世神國,這正是人類大家庭歷史的趨向。」4所有的政治家,不論他們的文化或宗教為何,如果希望能為了人類大家庭的益處共同努力,並實踐那些能維持健全的政治活動的人類道德:正義、平等、相互尊重、誠懇、誠實、信實,相信都會同意這樣的政治綱領。
在此回想為福音作出忠信見證,於2002年去世的越南阮文順樞機的「政治家真福八端」,會有所幫助。
對自己的角色有崇高理想和深刻了解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以身作則表現自己誠信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致力於公益而不謀求私利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言行保持一致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致力於眾人團結合一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為實現徹底改變而努力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願意傾聽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無恐無懼的政治家是有福的。
每一次的選舉和再次競選,以及公職生涯的每一階段,都是一個回歸初衷的機會,而那也正是激發正義和法律的起始點。有一件事是無庸置疑的:良好的政治是為和平服務。它尊重和促進基本人權――同時也是人彼此間的責任,能堅定現在和未來世代之間的信任度及感恩情誼。

4 政治惡習
令人遺憾的是,政治既有它的優點,但也有惡習,不論是因為個人的能力不足或是體制的缺失。顯然這些惡習會損傷整個從政者的信用及權威、決策和投入的行動。這些惡習會傷及真正的民主理想,讓公職生涯蒙羞,且危及到社會的和諧。我們想到各種形式的腐朽:濫用公共資源,剝削個人,否定他人的權利,玩弄團體的規則,不當手段的獲得,用武力來為權力辯解,或任意訴諸國家利益,拒絕放鬆權力。此外,我們還可以加上仇外心理、種族主義、不關心自然環境、為了快速利益而掠奪自然資源,以及輕視那些被迫流亡的人。

5 良好的政治會推動年輕人的參與並信任他人如果政治力量的運作只著眼於保障少數特權分子的利益,那會傷害到未來,年輕人也會失去自信,因為他們會被推擠到社會的邊緣,沒有機會建立未來。但是如果政治能具體地培養年輕人
的才華和他們的抱負,他們的前景就有和平,他們的面容也會顯露出平安。那是一種有信心的保證:「我信賴你們,也與你們一起相信」,我們所有的人能為公益一起努力。政治若能藉著在每一個人的才幹和能力得以體現,政治便是為和平服務。「有什麼比伸出助援的手更美?天主要人的手付出和接受。天主不要人的手殺人(參閱:創四1以下)或製造痛苦,卻是獻上關懷和救助生命。我們的雙手連同我們的心和我們的聰敏,那麼,那雙手也能成為對話的管道。」6
每個人都能貢獻一塊石頭,來協助建造共同的家園。真正的政治生活建立在法律和坦誠,以及人與人之間公平的關係,不論什麼時候,只要我們相信,每一個男人和女人,每一個世代都能帶來嶄新的關係、知識、文化和精神力量的應許,
必會體驗到一種革新。要達到那樣的信賴,並不容易,因為人類的關係十分複雜,尤其是在我們的時代,充斥著對他人或對陌生人的恐懼,或憂慮個人的安全,使得人與人間的不信任成為這時代的特色。大家有目共睹,令人遺憾的,在政
治層面也是如此:彼此排斥的態度或各種民族主義,使全球化的世界極需的兄弟情誼被人質疑。
我們的社會比往日更需要「和平的締造者」,他可以作天父的使者和真實的見證人,而人類大家庭的美好幸福正是天父的旨意。

6 不要戰爭也不向恐懼策略屈服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年,我們紀念那些在戰爭中身亡的年輕人,以及被撕裂的平民,讓我們比以往更意識到自相殘殺的戰爭帶給我們的教訓:和平絕不能僅僅是權力和恐懼間的平衡。威脅他人就是把他人貶低,視為物體,並且否定他們的尊嚴。這也是何以我們再一次聲明,升高恐懼以及武器任意擴散,不但違反道德,也妨礙追求真正的和平。把恐怖施加在最易受傷害的人身上,這導致整個民族因尋找一個平安的居所而流亡。政治上對此的回應,傾向於譴責移民,把一切惡果都歸在他們身上,剝奪窮人的希望,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其實我們需要再次肯定,和平是基於尊重每一個人,不論這人的背景如何,是基於尊重法律和公益,基於尊重託付給我們照顧的環境,並基於尊重過去歷代所留傳給我們的豐富道德傳統。
我們的思緒特別轉向那些目前生活在遍地烽火之下的孩童,也轉向那些為保護他們生命、維護他們權利而努力的人。如今世界上每6個孩童中就有1個受到戰爭暴力或戰爭後果的影響,即使他們並未被徵為兒童兵或被武裝團體扣為人質。那些努力保護他們以及他們尊嚴的人所作的見證,對於人類的未來至為珍貴。

7 一個偉大的和平計畫近日來,我們慶祝《世界人權宣言》的第70周年,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頒布的。在這樣的脈絡下,讓我們也來紀念聖教宗若望二十三世的看法:「人若是能意識到自己的權利,則亦必需意識到自己相對的義務:一人如擁有某些權利,也就有落實這些權利的義務,因為那正表現了一個人的尊嚴。而他人則有義務承認並尊重這些
權利。」7和平其實就是由偉大政治方案結出的果實――植根於人類彼此間互相的負責及依賴,但也是一項挑戰,需要重新承擔,需要心靈的悔改――在個人的心中,但也是集體性的;它有3個不可分的面向:
──與自己和好:擯棄固執、忿怒和無耐心;引用聖方濟‧沙雷的話,就是「向自己表達一點點溫柔」,好能「帶給別人一點點溫柔」;
──與他人和好:家人、朋友、陌生人、窮人和受苦的人,不要害怕與他們接觸,並要聆聽他們想要說的話;
──與宇宙萬物和好:重新發現天主賜予人的禮物有多偉大,也重新發現我們身為這世界的居民、公民及建造未來者個別和共同的責任。
和平的政治,意識到並深深關心人類脆弱的每一個情況,永遠能從聖母――救主基督之母、和平之后的〈讚主曲〉得到靈感和啟發:「祂的仁慈世世代代於無窮世,賜與敬畏祂的人。祂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驅散那些心高氣傲的人。祂從高座上推下權勢者,卻舉揚了卑微貧困的人。
正如祂向我們的祖先所說過的恩許,施恩於亞巴郎和他的子孫,直到永遠。」(路一50~55)

教宗方濟各
2018年12月8日
發自梵蒂岡

1參看:路2:14:「天主受享光榮於高天,主愛的人
在世享平安!」
2參看: Le Porche du mystère de la deuxième vertu,
Paris, 1986.
3《80周年》公函 (1971年5月14日), 46。
4《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2009年6月29日),
7。
5參看:Address at the “Civitas” ExhibitionConvention in Padua: “30 Giorni”, no. 5, 2002.
6教宗本篤十六世,向貝南政府官員致詞,科都努,
2011年11月19日。
7《和平於地》通諭(1963年4月11日),44。
(天主教台灣明愛會恭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